“青春不应该拿重量去衡量,编剧非常大胆地用了重量去衡量。什么是‘四两青春’?人都是从青春中走过来的,到了六七十岁还在犯错误,十六七岁为什么不能犯错误呢?”说起音乐剧《四两青春》的名字由来,导演周小倩笑说。

《四两青春》由上海音乐厅出品,首演于2017年,曾受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邀请赴韩演出。5年后,《四两青春》升级归来,将于9月启动全国巡演,在深圳、厦门、成都、上海、南京、杭州等6座城市演出14场。

四两的青春往往可以撬动千斤人生。《四两青春》讲述了1990年代的四个少年,因高考而改变命运,因选择而撬动人生,以十年之约重温少年时代的点滴故事。

“这部戏一方面写给我自己,一方面写给上海。”编剧喻荣军出生于安徽,1991年来上海打拼,从此对上海情根深种,“1990年代是我青春蜕变的10年,也是这座城市蜕变的10年,我在上海有写不尽的东西,我把对上海的情感都放进了这部戏里。”

华亭路、华师大、苏州河、黄浦江、外白渡桥、国际饭店、南京东路……喻荣军把百来个上海地名纷纷写进歌里,每写一首歌都要旧地重游一番,他甚至还专门为以前常坐的71路巴士写了一首歌,俨然一部“上海音乐地图”。

早在2010年,喻荣军就接到了上海音乐厅的创作邀请,“12年做一台戏,不离不弃,作为创作者,我非常感激,非常珍惜。”

“2017年首演时,我55岁,五年一晃而过,今年60岁了。看到这些青春气息扑面而来的演员,我有一点伤感,更多的是高兴!”作曲家赵光用一个极简的、核心的音乐动机(从前、十年)贯穿全剧,朗朗上口的旋律牢牢抓住了观众的耳朵。此番复排,在完善音乐的基础上,他还全新创作了一首《四两青春》。

“舞蹈要为故事服务,要让观众一直沉在故事里。”“宝藏戏剧人”刘晓邑作为新成员加盟,负责剧中编舞。为了替这样一部有着浓厚时代背景、城市背景的音乐剧编舞,他翻阅历史照片、查阅时人的着装和举止,研究歌中提到的上海地名、上海建筑,获得不少灵感,“舞蹈动作一定是那个年代的。”

“这是我目前经手过的最棒的一帮演员。”眼看着演员每天在排练厅挥汗如雨,刘晓邑被感动了,排练厅里散发出来的能量,好像能驱赶掉所有的不安、所有的焦虑,一切困难都会烟消云散。

曹杨、何亮辰、王梓庭、龚子棋、赵超凡……此番复排,《四两青春》邀请到不少活跃在音乐剧舞台上的人气演员。

“我扮演的‘张一保’张力十足,有很多情感爆发力极强的情节,对表演、演唱都有很大挑战。”对“90后” 曹杨来说,要演一部1990年代的青春戏,最大的困难是年代感的塑造,比如干农活、照顾家里生意,这些他都没经历过,人物的生活方式、言谈举止和当下生活都有距离,于是,他通过看年代剧等功课不断靠近角色。

从18岁到28岁,剧中人物还有10年的年龄跨度,“这对年轻演员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我们要在表演中把年龄跨度真实细腻地展现出来。”曹杨说。

王梓庭扮演的“林思雨”是剧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思雨的情感变化牵动着全剧的发展,‘勿忘我’的约定贯穿全剧,她从懵懂无知的少女成长为一位独立知性的职业女性,很能引起女性观众的共情。”

早在2017年,王梓庭就演过这个角色,5年后再演,对角色的理解更深刻了,对人物情感的把握也更成熟了,“特别是对角色后期的演绎、十年间的成长,我更有底气了。”

从“码头”到“源头”,近几年,上海音乐厅在原创制作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委约作品音乐舞蹈剧场《水腔》曾赴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off单元展演,委约作品《逆时之旅》曾参加英国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150周年线上庆祝展演活动。近期,上海音乐厅还在筹备孵化一部沉浸式音乐舞蹈剧场项目,由刘晓邑、王宇波等创作,预计于2023年春季正式推出。

“这些原创作品,为92岁的上海音乐厅注入了创新活力。”上海音乐厅总经理方靓说。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