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比里斯的著名景点和平桥前往最近的老城街口,须下一列石阶,这是所有游客的必经之路。我们刚走下石阶,一位私车司机便迎上前来,用流利的英语招呼道:“各位早上好!我叫萨瓦。格鲁吉亚真正的美景在首都之外,包车一天最低价70美元。”我不由暗叹这年轻人太聪明了——游客一般走下阶梯都会停步喘口气。他上前搭话拉客,时机地点极佳。我打趣道:“你太厉害了,招揽游客就像拦路抢劫,关键是卡位准确,不能让目标猎物溜了!”他哈哈一笑直奔主题:“当地的司机主要讲俄语,只管开车不会讲解。我是司机加导游,所有景点详细讲解。这份诱惑谁能抵挡?”于是约定第二天早晨到住处来接,游览一整天,晚上直送机场。导游讲解加价10块,4人80美元。

第二天清早一前一后来了两辆车。萨瓦满脸歉疚:“实在对不起,没办法,接到一个3天的大单,马上去亚美尼亚接客人。这是我弟弟皮特。他陪你们游览。他只会简单的英语,如果不行你们可以另外安排。”

皮特身材敦实,满脸憨厚。我揣度,这是哥哥照顾弟弟,还是兄弟大分工,哥哥揽客弟弟跑车?可说好的英语导游服务呢,我们还加了10美元呢!不过,事已至此,再锱铢必较多费口舌,只会坏了心情败了游兴。于是挥挥手告别萨瓦,阴沉着脸上了皮特的车。

游览参观了第比利斯三一大教堂,我们走出大门,见皮特不远处伸长脖子盯着大门,便问他怎么不在车里休息片刻。他比画着说,警察让他的车挪了50米,怕我们找不到车,特意等在门外。

格鲁吉亚菜颇有名声,但我的感觉是咸。皮特带我们去了一家俄罗斯人开的餐厅,味美价廉。我们点了四五个菜,又指着菜单让他点自己喜欢的。他只要了最便宜的一块面饼一瓶水,除了特意夹给他的几块牛肉,刀叉没有碰过菜盘。

出第比利斯后,第一站先去戈里,参观斯大林故居,然后游览景观名镇西格纳吉,再沿乡村小道蜿蜒往北,参观当地最大的葡萄酒庄。格鲁吉亚的葡萄酒酿造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8000年,他们不用木桶也不用钢槽,而是用瓦罐发酵,味道独特价格低廉,我们打算多买些带走。出售葡萄酒的商铺在几百米外的山坡上,酒庄有电动敞篷车上下来往接送游客。我们4人刚落座,车就满座了,于是让皮特回汽车里等。但他还是一路小跑跟着车上了山坡,气喘吁吁地说,酒很重,我帮你们拿。皮特独自一人把一箱酒捧在胸前送到了车上。

皮特显然不善言辞,英文不及小学三年级,不管你说什么,多半没听明白,但他都回“No problem.”(没问题)。借助手机软件俄语英文来回翻译,沟通并无大碍。和伶牙俐齿的哥哥相比,这时我感到皮特更让人舒坦愉悦。

小车跑了整整一天,扣除几百公里的汽油费,皮特其实没挣多少钱。我递上一张百元美钞。他愣了一下,摸摸口袋两手一摊,意即他没有小票找我。我说,都给你的,不用找。他像受到惊吓似的做推挡状:“哦,不不不。”我跷起拇指夸道:“你真是个好人,服务一流,我们玩得很开心,加点小费谢谢你。”我把钱硬塞到他手里,皮特这才放入口袋,躬身合掌喃喃道谢。

行旅多年,我见过不少变着法多要的,从没碰到过给钱不收的。皮特一路上的贴心服务已令人感动。再来此地,一定还找皮特。(撰稿 柏代华 上海,企业高管)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