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代工模式与数年前有所不同。企业通过成立合资公司或股权合作与其他企业合作研发,或相关企业同时参与整车制造,或进入零部件供应链体系的情况越来越多。车企开放相关平台已成为一种创新发展模式。

近日,有消息称,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和蔚来创始人李斌在江淮工厂进行交流,有网友猜测比亚迪和蔚来是否要开展合作,代工蔚来相关产品?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但是代工现象在中国确实比较普遍,如手机代工、电脑代工等。所谓代工就是初始设备制造商来生产,再贴上其他公司的品牌来销售。汽车行业也同样存在代工情况。

对于汽车行业的代工,国内和国外早就出现。根据《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报告(2017)》中的研究,可以看到,国外的代工主要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集团内不同品牌子公司间代工。这种代工可以解决部分产能不足的问题。如2012年,由于保时捷斯图加特工厂生产线产能不足,保时捷开始将Boxster车型移往大众奥斯纳布吕克工厂生产。

第二种是跨集团的代工。如铃木委托通用生产相关车型,大众委托戴姆勒、克莱斯勒生产相关车型,PSA委托三菱生产SUV车型等。这种代工模式要充分考虑产品质量的责任归属问题,但是在提升技术和控制成本上有一定的好处。

第三种是专业代工企业代工。如大家都很熟悉的麦格纳代工,奔驰G-Class、Jeep大切诺基、宝马X3、宝马5系等知名车型都是由其代工生产。这种模式不仅可以弥补整车企业产能不足的问题,也可以节约成本。

我国与欧美等国的汽车管理方式不同。欧美汽车企业不需要进行企业准入,而我国采用的是对汽车生产企业和产品的双重准入管理方式。

国内的汽车代工模式主要是有资质企业与无资质企业之间直接代工,即国内传统车企与新势力企业。最典型的就是江淮与蔚来。2016年5月,江淮汽车发布公告称与蔚来汽车签署《制造合作框架协议》。蔚来汽车将授权江淮汽车使用其商标和相关技术,而江淮汽车则负责为蔚来汽车生产双方合作的新能源汽车车型。当时,正值互联网造车企业风靡,但是还没有出现真正的量产,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其车辆的生产制造技术能力较弱,所以与传统车企进行合作,是一条实现量产的“捷径”。与此同时,传统车企也能通过代工或者是更深一层的合作为自身注入新的活力,这样的合作是双方都乐于见到的。

还有一种是针对商用车的委托改装。这种主要是规范货车类道路机动车辆产品上装委托加装管理。

由于我国汽车行业的管理制度,汽车行业代工是有相关的政策要求的,主要包括国家发改委的有关汽车投资企业生产项目管理和工信部主管的汽车生产企业准入和产品准入。近年来,互联网技术、信息通信技术与传统汽车制造技术深度融合,代工生产、授权制造等新生产方式应运而生。为适应新形势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2018年,工信部发布第50号令—《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简称《办法》)。《办法》中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研发设计企业与生产企业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研发设计企业借用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申请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这也是工信部首次明确,允许汽车委托加工生产。

在国家政策的指引下,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快速发展。据统计,当时行业的投融资数量呈现快速上升趋势,存在一些投资过热现象,出现了数十家造车新势力。为了控制新增产能,避免新能源资本等的盲目投资和无序进入,相关的产业投资政策也在收紧。

2018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颁布《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自2019年1月10日起施行。《规定》中提高投资项目准入标准。严格控制新增传统燃油汽车产能,明确禁止建设的燃油汽车投资项目范围,严格新增燃油汽车产能投资项目的准入条件。同时,进一步提高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的条件,明确对投资主体、技术水平、项目所在区域的要求,积极引导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规定》的发布,不仅对已取得资质的企业进行了产能限制,更是对未取得资质企业,尤其是造车新势力企业的一次考验,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想要获得资质是非常困难了。

2020年5月25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二场“部长通道”问答记者会上,原工信部部长苗圩就新能源汽车未来发展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提出从供给侧来说,工信部将进一步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有序放开新能源汽车代工生产。

2020年7月3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修改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的决定》(以下简称《准入管理规定》)发布,删除了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准入有关“设计开发能力”的要求。这对代工企业生产新能源汽车也是一大利好。

2021年6月18日,第11届中国汽车论坛在上海市举办。工信部装备一司相关负责同志出席论坛并致辞。装备一司表示,要深化汽车生产领域“放管服”改革,有序放开代工生产。

2021年,我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608.2万辆和2627.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4%和3.8%,结束了2018年以来连续三年的下降局面,我国汽车产销总量已经连续13年位居全球第一。新能源汽车市场更是呈现爆发式增长。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售352.1万辆,同比增长157.5%,占到汽车总销量的13.4%。新能源汽车销量自2015年以来一直占据世界新能源汽车第一产销国位置。我国新能源汽车的产品品质和市场认可度也得到了全面提升。

汽车产业变革“下半场”电动智能化已经开始。近年来,我国推动汽车网联化、智能化与电动化协同发展,当前正处于技术快速发展、产业加速布局的商业化前期阶段。L2级辅助驾驶功能已经开始规模化生产,2021年,L2级乘用车新车市场渗透率达到了20%。互联网企业、造车新势力与整车企业的合作也已经成为趋势。

可以看到,汽车产业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革加速、竞争加剧、跨界合作深入、市场发展多元化等,这些新的变化都是以前汽车产业从未经历过的。面对当下新的产业发展形势和政府管理现状,开展代工未尝不是一种尝试,有利于行业发展。

近年来,随着国内主要车企的入局,汽车代工的模式与数年前也已有所不同。除前面所说的情况,据媒体报道也出现了新的情况,如企业通过成立合资公司或股权合作与其他企业合作研发,或相关企业同时参与整车的制造,或进入零部件供应链体系的情况越来越多。车企开放自身的相关平台成为了一种创新发展模式,未来还会有更多企业加入进来。这种模式,整车企业除制造工作外也会提供工程技术方面的支持,同时也可以不断积累智能化技术的相关应用经验,推动汽车智能化的转型升级,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总之,创新发展模式应该是可以让先进的企业能够更好地发展,让优势企业充分利用和整合存量产能加快发展、做优做强,从而提高行业整体产能利用率,但是在开展中也要思考和注意以下问题:

第二,通过行业实践不断优化完善产品责任、生产一致性、双积分以及售后服务管理等治理体系。

第三,代工主体双方应在研发、生产、技术、品牌、渠道等方面考虑充分的前提下开展合作。

当然,代工的具体创新发展模式,应该是在市场中进行逐步摸索,行业和企业在此过程中都不断积累经验。只有在主管部门的正确引导和企业的共同努力下,汽车行业才能持续创新,健康高质量发展。

注:本文首发于《汽车纵横》杂志2022年4月刊“中汽协之声”栏目,作者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行业发展部副主任 尚蛟、主任 张隽祎,敬请关注。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