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点,大家集合完毕,即按原计划启程。抬眼望去,只见蓝天白云,天空澄澈如洗;草碧树绿,恍若春暖花开。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倒也欢快。车上高速后,行驶更加平稳,思绪不觉飘回到了十七年前。

那年七月,首长从总队机关调到支队任主官,我那时正在支队政治处工作,因而得以近距离接触。首长工作中以严厉果敢著称,大家对其都甚是敬畏。刚开始,我也以为首长是个严酷无情的人。后来,通过一番切身感受,我才慢慢改变了当初的看法。

有一次,首长带队到驻地协助开展文明生态村建设。劳动结束后,他叫人从中队拉来一头肥猪,现场宰杀烹煮,让战士们和村民一起联欢,整个村庄像过年一样热闹。村民们称赞道,这才叫真正的军民鱼水一家亲。两年后,他亲赴北京将一块“群众工作标兵单位”的牌匾抱了回来。还有一次,为救治一名罹患白血病的干部,首长专门召开大会,动员全支队官兵尽最大努力拯救战友的生命。在讲到那名干部生命垂危的情形时,首长不能自抑,热泪盈眶。在那一刻,我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经过大家的努力,那名干部最终治愈归队,后来还组建了幸福的家庭。

三年后,战友们终于明白,首长虽然表面像寒冬一样严厉,内心实则像春天一般温暖。但此时,虽有万般不舍,首长已经升职,终要离开我们了。这之后,首长的工作岗位几经变动,终无太多接触的机会。直到两年前,首长任职到龄后,没有选择更为舒适的退休安置,而是选择了自主择业,大家都甚是不解。

不知不觉间,车辆已驶进了老首长的创业基地。远远地,便听到广播中正在播放铿锵有力的军歌。刚下车,看到老首长已在办公楼前等候,我们马上走上前去。老首长虽已年近花甲,但身上没有一丝暮气。他看到我们后甚是高兴,先是一一握手,然后带着我们开始参观。

老首长的创业基地是一个驾驶员考试中心。在他的引导下,我们先后参观了候考大厅、露天考场、办公大楼。院区简洁干净的设置、墙上激人奋进的标语、办公室整齐划一的摆放、员工军人般标准的敬礼,无一不透着浓浓的部队气息。如果不看门牌和员工着装,还真以为走进了一座军营。老首长边走边介绍,他创办这个驾考中心,就是想让战友们再次体会军营生活,目前在所有的员工中,自主择业的师、团、营级干部和退伍士兵已占到90%以上。

在董事长办公室,老首长与我们兴趣盎然地攀谈起来。老首长问我们转业后闲暇时间都做些什么。我们一一介绍,当听到我重拾笔端开始发表文章时,他非常高兴。老首长最后说道:“我选择自主择业,最主要的是觉得自己还不老,还想为国家和社会做点事。通过开办这家驾考中心,一下解决了近百名战友的再就业问题。下步,还会配套开办汽修厂和汽车零配件厂,争取再安置一百名战友。”老首长说这句话时,情绪一下激动起来,眼中闪着熠熠的亮光。

临别前,老首长赠与我们每人一本他刚出版的回忆录。看着老首长遒劲有力的题词,不禁想起多年前的一件小事。那年六月,老首长让我主编一本支队官兵的爱民故事。历经艰辛,当《忠诚之歌》一书终于付梓成册后,老首长为我欣然题词:忠,就是忠于人民;诚,就是诚实为人。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