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公里,对于中国人来说或许只是春运的开始,然而在欧洲人眼中这可是跨越国度的距离。从德国斯图加特到法国巴黎的距离大致如此,而陪伴我们完成这次旅行的是一部神奇的奔驰B级F-CELL这是迄今为止我得到最好的新年礼物。在2011 年春节的前夕,我开始了一次去往欧洲的旅行。为期6 天的行程中,奔驰为我安排了忙碌而丰富的节目:我将在斯图加特参观神秘的奔驰经典车中心,探访气派的奔驰博物馆,然后在亲历新一代SLK 全球发布会之后,作为中国记者的代表出席奔驰公司诞辰125 周年的盛大庆典。然而,这一切还仅仅是个开始,在随后的几天中我还将驾驶着奔驰B 级燃料电池车横跨德、法两国,成为见证奔驰F-CELL WORLD DRIVE 环球之旅的第一批记者。太棒了!斯图加特:奔驰的家

斯图加特位于德国的西南部,是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首府,也是德国南部仅次于慕尼黑的首要工业城市。作为汽车记者,我对斯图加特的认识首先要感谢奔驰和保时捷这两个汽车巨头,正因为它们的总部被设在这里,才使我有了和这座城市谋面的机会。从北京出发前往斯图加特,要经历将近9 个小时的飞行,中途还不得不在法兰克福进行一次转机,漫长的旅途让我对这个城市产生了错觉,总觉得这座有着270 万人口的工业重镇是个小城镇。当然,这显而易见是不可能的,因为奔驰的总部是不会设在偏远山区的。对于斯图加特来说,奔驰的存在为这座城市的繁荣带来了巨大推动力,另一方面这也让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记者感受到了奔驰公司的势力在当地是如此强大。到达斯图加特的头两天,我们穿梭在这座城市的不同角落,奔驰的工厂和博物馆位于远郊的辛德芬根小镇,举办125 周年庆典的“奔驰剧院”位于市中心附近,而有着整整两仓库“极品飞车” 和老爷车的奔驰经典车中心又位于这座城市另一处不知名的街区当中。整个斯图加特仿佛都被三叉星环绕着,就连街上的汽车也是三叉星唱主角。在最先开展的新款SLK 发布会和125 周年庆典当中,奔驰的CEO 蔡澈博士甚至请来了车王舒马赫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前来助兴,这恐怕都是德国其他公司望尘莫及的“大面子”。

F-CELL:我此行的目的结束了参观和PARTY 之后,在到达德国后的第三个清晨,我期待已久的F-CELL 之旅终于启程了。这多少有些披星戴月的意思,离开酒店前往发车地点的时候,天甚至还是黑的。我不确定在高纬度地区生活的德国人是否都已经习惯于这样的作息时间,但给我的感觉,这仿佛是正要去开始一段长征一般。20 分钟后,我们准时抵达了奔驰总部大楼前的开阔广场,此时3辆翠绿色的B 级F-CELL 燃料电池车已经停在我们面前了。这些车辆普通的令人吃惊,我很难想象奔驰仅仅改变了一下涂装,就将如此颠覆性的产品推向了人们面前。如你所见,这些B 级F-CELL 燃料电池车有着和B 级轿车完全相同的形象,它们车身的右侧甚至依旧保留着邮箱的加油口。在内部,B 级F-CELL 燃料电池车也有着和B 级普通轿车完全一致的内饰设计和空间布局,唯一不同的仅在于仪表组合细微的变化,如同其他电动车一样,这部车子的转速表也被功率表取代了。一切似乎看起来都太平淡了,如果我是奔驰的决策人,一定会把这样一部车子设计得古灵精怪,以此来突出它颠覆性的科技进步。要知道,除了看上去索然无味之外,它内

部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它或许就是汽车发展的未来。这款B 级F-CELL 燃料电池车使用了奔驰最新的燃料电池驱动系统,它的燃料电池体积比以往减少了40%,节约燃料30%,但输出却增加了30%。这部车的油箱口实际上被改成了加氢口,油箱被3 个压力达到700 巴的储氢罐取代,它们被放置在B 级车三明治车身的底部,既安全,又能起到降低车辆重心的作用。发动机和变速器的角色被一台轻量化的驱动电机取代,它位于前轴上方,体积非常紧凑,它的最大功率可达100 千瓦,这比目前在中国销售的汽油型号B 级车的功率还要大。如果通过加氢站加氢,为这部车充满燃料只需要3 分钟的时间,而每补充一次燃料,它都可以达到385 公里的续航里程,它的百公里耗电量仅仅相当于3.3 升柴油的油耗,而唯一的排出物只有绝对清洁的水。很显然,这一切数据都证明了这部B 级F-CELL 燃料电池车是目前最成熟的清洁能源汽车,更重要的是奔驰已经“千真万确” 地将其量产了。从今年开始,首批200 辆B 级燃料电池车即将率先交付欧洲和美国的客户,这极有可能成为又一次产业革命的开始。

万里之行第一步谁说德国人没有幽默感? 驾驶第一辆B 级F-CELL 的德国工程师竟然从车里抽出了呜呜祖拉,吹响了启程的号角。3 辆翠绿色的车子依次驶离了奔驰的大本营,开始了环球旅行的首段行程。

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工作原理与电动车相似,只是电力的来源从外界变成了利用氢气以“自产自销”的方式产生、消耗。启动B 级F-CELL 的感觉就好像是为电视机接上电源,挂上D 挡,踩下油门,它像一

只安静的大猫,静悄悄地溜上了高速公路。即使是在欧洲,作为新兴事物的加氢站也尚未普及,因此奔驰

决定在整个环球旅行中自备加氢车辆。为了方便车辆补充燃料和人员休息,从斯图加特到巴黎的行程被分成了3 段,这给了我们更多体会车辆和欣赏美景的机会。没有了吵闹的发动机,B 级F-CELL 显得要比

传统轿车更加舒适,成了长途旅行的绝佳选择。虽然此时是欧洲的冬季,但即使没有内燃机,B 级F-CELL依然可以通过电力系统为车内提供取暖服务。不仅对乘员如此,新一代的燃料电池还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80 摄氏度的理想工作温度,即使是在零下25 度的低温下,车辆依旧可以正常启动。如果忽略B 级F-CELL 独特的驱动方式,那么驾驶这部车并不是一件标新立异的事情,它的驾乘感受就如同一部常规的MPV 所能提供的一切,舒适而便利。除了传统的乘员舱与普通B 级轿车完全一致外,它还能提供416 升的行李箱容积。唯一不同的部分隐藏在行李箱的地板下,原本存放备胎的位置现在被燃

料电池组占据了。就行驶机构而言,B 级F-CELL 并没做什么创新,它依旧采用普通B 级车的前麦弗逊,后扭力梁结构的悬架系统。不过由于没有了传动系统的束缚,这部车对油门或者说是“电门” 的响应变得更加敏感和直接。无论我右脚做出任何小动作,细致入微的电动机都可以毫无间歇地做出反应,这无疑是电信号与生俱来的优越性。

小意外在整个试驾过程中,B 级F-CELL 带着我们波澜不惊地穿行在德国的高速公路与法国的香槟酒庄之间,有时候熟悉的驾驶感受甚至让我忘记了自己是在驾驶一部新能源汽车。不过百密一疏,在出发的首日,我们还是发生了一段小插曲。B 级F-CELL 加满气罐后可以携带3.7 公斤的氢气,理论续航里程可以达到385 公里,然而由于我们的车队在出发前进行了许多拍摄工作,这使得车辆在启动后把许多氢气都浪费在了为车厢加热的工作当中。这些车辆从工厂移动到集合地点已经行驶了大约70 公里的路程,车辆的氢气储备已经不满了。再加上刚上车的我们还处在兴奋状态,根本没有意识到对待这部车应该以经济方式驾驶,这更加带来了雪上加霜的后果。当我们发现车辆燃料不足时,距离第一个加氢点还有100 多公里的路程要走,结果可想而知,最终我们和另一辆车的美国记者一道,只能把车停在了高速公路上,看着

一旁的加油站齐声感叹。事实证明,奔驰正试图用成熟的技术和可靠的产品来说服世界,接受氢动力燃料电池技术,但我们“弹尽粮绝” 的遭遇也说明了这绝不是一个汽车企业凭借一己之力能够完成的事业。虽然氢气是一种储量巨大的资源,获取氢气的技术也已具备,但面对基础设施匮乏的窘境,要改变现状,各国的政府和社会力量也必须有所付出和投入才行。现在,在阻碍燃料电池汽车畅行天下的问题已经不再是燃料电池技术本身了,如果有朝一日中国所有的中石化加油站被加氢站取代,那么我一定会把这部B 级F-CELL 开回家。

yabo39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g